1)1676他是谁619_我家王妃富可敌国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1675章1676他是谁619

  后来叶久才知道,司空无忧那日去祭拜了两个人,恰巧,司空墨也去了,两人碰了个正着。

  而他们两人所去的祭拜之处,埋葬的那两个人,身份也足够特殊。

  一个是司空墨的亲生母亲,还有一个……

  身份让人羞于出口,却又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他就是司空王府的耻辱,司空墨同母异父的弟弟,司空老王妃通奸生下的幼子容澈!

  二十多年了,司空墨极少踏入京城,也是因为,这个地方埋葬着了两个明明跟他是血亲却又让他恨之入骨的人。

  当年,司空墨顾及母子一场的情分,独葬了老王妃之后,又把容澈葬在了她的坟边。

  她一生为容澈筹谋,不惜数次要他性命,因为他亲手杀了她的心爱之人是真,也是为了把容澈接到王府代替他的身份。

  司空墨曾以为,他这一生都不会去祭拜她。

  但太后咽气的那天,她拉着叶久时那副不舍的容颜,让司空墨不禁想到了当初自己的亲生母亲恨自己入骨的场景。

  那天是他第一次踏入埋葬她的地方,却没想到,正好碰到正在拜祭的无忧。

  司空墨其实早有预料,从司空无忧出生,到他长大成人,虽然他一直都在极力掩饰,尽量不和王府的人接触,但所说这个世界上最讨厌容澈的人是司空墨,那最了解他的人,也肯定非司空墨莫属。

  司空无忧,就是当年的容澈,从以前自欺欺人的摇摆不定,到这一刻亲眼所见的认定事实,司空墨心中又如何能不挣扎。

  只是,比起脆弱的无忧,一直都是硬气形象的他,明显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更好。

  在司空墨那冷漠的目光注视下,司空无忧便已经猜到,这些年一直极力隐藏着他,终究还是暴露在了人前。

  而他,却连一句简单的询问和称呼都不敢,并直接落荒而逃,逃出京城,甚至想把自己封闭起来,把今天当做一场梦。

  什么都没发生,他回到隆安县,就可以不必再面对这些,可以像一个蜗牛一样,把自己紧紧的缩起来就好。

  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叶久,司空墨道:“你知道无忧前世是谁吗?”

  司空无忧有可能是带着记忆投胎的事情,叶久也对司空墨说过,只是当时的他是沉默的,叶久也以为他是一时接受不了,所以才没有多言。

  毕竟,这样的事情不管放在谁身上,恐怕都难以接受。

  若不然,她也不会任由无忧在望山村呆了那么些年,让他一直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生活。

  最终的原因,也是怕强留他在王府,只会让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加的深。

  这时,面对司空墨的询问,叶久硬气的回答,“我不管他前世是谁,我只记得,他是我生的,是我的孩子!”

  “他是容澈。”

  这四个字,在叶久心里激起了很大的波浪。

  “不可能,你在开什么玩笑?”安宁不是不信,只是觉得,老天爷也太会开玩笑了。

  司空墨冷静地看着她,用行动表明,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表情。

  请收藏:https://m.tk2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